风水堪舆
来源: 作者:
什么才是理想的风水堪舆模式?“风水说”的最主要目标是为家族的阴阳宅选一最佳的环境,即所谓的“好风水”。怎样才有好风水呢?“风水说”中始终强调了一种基本的整体环境模式

什么才是理想的风水堪舆模式?“风水说”的最主要目标是为家族的阴阳宅选一最佳的环境,即所谓的“好风水”。怎样才有好风水呢?“风水说”中始终强调了一种基本的整体环境模式:“左青龙,右白虎,前朱雀,后玄武”。

风水堪舆

风水堪舆理想模式

以山地为例,这种模式的理想状态是背倚连绵山脉为屏;前临平原,两侧水流曲折回环,水质清晰,流汇于面前;左右护山环抱,山上林木葱郁。堪舆这种大吉的风水环境,以明陵园最为典型:整个陵园北以天寿山为屏,两侧山势环抱,并有龙山,虎山左右为护,多条溪流自山间缓缓流出,屈曲蜿蜒于围合的是山间平原之上,沿河流及山间谷地形成多个与外部联系的豁口和走廊,使整个空间闭合而又通气。不但整个陵园具有这种理想的风水模式,各个帝陵的选址也遵循了相似的模式。各种山地寺庙的环境也具有同样的结构,北京西山的卧佛寺、碧云寺、八大处等著名寺庙就是最好的范例。

中国风水堪舆理论基础
风水堪舆的理论依据是易理易构,弘扬天人合一的思想。概论之,其由形法和理法构成,万法归宗,罗盘是这一庞杂理论体系的最后表征物,因此,不通罗盘即不谙风水。人们通常把不识罗盘的风水看法,当成街尾巷议,不会太认真对待。
梳理古风水学的内在结构,其理论架构主要为天、地、人三才的处理方法。天理中涉及季节变迁、灾情变化、气流风向、雷电、太阳、月亮、星辰和方位等对人间影响的规律。
在地理层面上,主要研究山川、河流、树木、潮汐、地形、土壤等方面对人居的直接、间接的影响。
在生命层次上,则主要关注人的生老病死的变化周期性和内在规律。
中国传统思想认为,生为寄居、死为永归,生于世上是一个暂时的旅程,因此,死的归宿地有时比生更重要。由此,中国风水术又分堪定阴宅和阳宅二类。而且阴宅常常比阳宅工程更大,更辉煌。如秦始皇陵等。
复杂的风水理论,都恪守天人合一、阴阳平衡、五行生克三大古典的原则。无论是千尺为势、百尺为形的分类,还是以罗盘为导向的峦头法:觅龙、察砂、观水、点穴、取向,以及寻求整体上的内敛向心,围合调场的追求,可以明确地找到其理论根据,无非是以下一组传统文化理论工具:
阴阳五行、相生相克、干支生肖、四时五方、河图洛书、八卦九宫、七曜九星、四季节令、星象分野、北斗七星、二十八宿、原始传说。
理气法追求形以目观,气须理察、体用相顺;符镇法则分二类,一类为方位符镇,一类为时间符镇,前者对不吉处设置避邪物趋利避害,后者多利用文字符,对特定的日子、特定的行为(如动土日、出行日之说)进行规避。
讲求藏风收水、天人合一的风水学思想,我们发现,其内在的价值追求,用现在时髦的语言可以概括为:
追求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的和谐统一;
追求人工环境与自然观境的和谐统一;
追求人于天地间的自然协调,同频共振。 推荐阅读:地理堪舆

趋吉避凶择良地而居----动物择居给我们的启示
在北美生活着一种哺乳动物金花鼠,它对居住环境的成功选择,实在令人吃惊,有人甚至称其为成功的“建筑规划师”。
生态学家的研究发现,它所居住的地方:
(1)必临近一片谷物地,其洞穴必濒临水溪;
(2)远离柳树林和桤木林;
(3)远离乱石堆;
(4)洞穴必在东南坡上,周围草皮优良,土壤疏松。
究其原因,临近谷子和水源显然可以免受饥渴之苦,可为什么要远离柳树和桤木林,躲开乱石堆呢?原来这类树木正是金花鼠的天敌猫头鹰等鹰类最爱栖居的场所,而乱石堆则是另一类天敌蛇类的出没地带。至于洞穴的朝向和其直接的生境条件,可以保证它在冬季不受西北寒风的袭击,使洞穴保持温暖舒适。动物的这种择居本领,显然是长期进化而遗传下来的本能。很显然,作为动物之灵长的人类,在自己的生活环境选择上也是不可懈怠的,在园林设计和建筑中也是很有借鉴意义的。  推荐阅读:堪舆入门

现代解释风水堪舆
气:作为生态系统功能的统一衡量指标
生态学认为,生态系统的功能是系统与外界相互作用时所发生的能量交换、物质代谢、信息交流、价值增减及生物迁徙。关于这五种功能流的认识和测量实际上仍然没有摆脱“还原论”及”分析论”思维方式的影响。在“风水说”以及中医理论中,生命机体和不同层次上的生态系统功能综合地以“气”来统之。气周流于天地万物之间,集能、质、生物、信息及精神于一体,所以有人认为气实质上是场的概念。从分析科学的思维方式来看,气的概念是含混不清的,无法界定,无法测量,但以气为统一功能特征的系统是可操作、可控制的,关于这一点,如果“风水说”不能使我们信服的话,中国古代医学及气功的研究成果则足以使我们信服。我们也注意到,西方生态学家也正试图建立生态系统功能的统一衡量指标,如Odum 的“Emergy ”和“Transformity ”概念。这一方面的突破必将导致生态学研究的变革。
因形察气——将功能问题转化为结构问题
生态系统的研究主要是对其功能的研究。气作为综合的功能流,是无形、无嗅和不断流变的,对气本身很难直接把握。在“风水说”中则通过气与形的关系,“因形察气”,把功能的问题转化为空间结构的问题来讨论。“风水说”的这一特点尤应引起景观生态学研究领域的重视。关于景观的空间等级分布及景观结构,Zonneveld 的生态区——地相——地系——总体景观等级划分和Forman 等的以斑块、走廊等为基本元素的“风水说”中,穴场是一个由沙水环抱的整体空间单元,而不是一个均相的地段或生态系统,穴、沙、水和龙的关系不是一个等级、分类的序列,而是一个有机构成序列。风水说一开始就没有把“龙”肢解为相对均相的“部分”,再来研究”部分”之间的关系,而是在有机整体上寻找另一有机整体一-穴。
气脉——强调结构的整体性和连续性
“风水说”强调气脉的连续性和完整性,所以《葬书》有“断山”“独山”不可葬之说。以明十三陵为例:“陵西南数十里为京师西山。嘉靖十一年三月,金山、玉泉山、七冈山、红石山、香峪山皆山陵龙脉所在,毋得造坟建寺,伐石烧灰。”可见,为了保全十三陵陵园的风水,明王朝恨不得把整个燕山山脉皆作为保护对象。依”风水说”看来,十三陵所在山地属燕山之余脉,与北京西山虽有数十里之遥,却一脉相通。这种保护气脉及网络结构的整体性和连续性的做法,至少对地下水及生物的空间运动是十分有益的。这在自然保护区的景观规划及生态研究中是值得借鉴的。目前景观生态学已十分重视对廊道的研究,廊道与”气脉”既有共同之处也有较大差别,从其差别中我们也许地能得到更多的启发。
气脉的曲折与起伏
与气脉的完整性和连续性同样重要的是它的曲折和起伏。无论是山脉、水流或是道路,”风水说”都对曲折与起伏有着特别的偏好,从本文所举实例中可见一斑。认为只有曲屈回环起伏超迭方有生气止蓄。直线对物质、能量和信息的流动是高效的,现代,无论是公路、铁路、排灌渠或是通讯线路,都追求直线,这恰如“风水说”所追求的相反。这难道不能引起我们深思吗?以水流来说,曲折蜿蜒的形态除了有其美的韵律外,至少可以增加物质的沉积,有利于生物的生长,减少水灾等等。至于更深层的意义还有待进一步的揭示。
光为向阳,声为和鸣,山为拱卫,水为致远。
风为除浊,树为聚气,家户有*,错落有致。
散乱有序,清浊有别,升降有道,动静有度。
最是凝重,社区之心,全民之求,不可不慎。
念念在口,时时在眼,人神分明,礼法有规。
神界人界,各得其居,安神养身,永保康宁。

现代风水堪舆学问的原则,能为社会找到一种和谐的秩序和安静,一种自得其所的人生享受,让天地人失序,人生浮躁无归收回正道。

Tag:风水堪舆
评论列表
编号搜索: 搜